z欧美与狗

    1. <form id=MqvmF><nobr id=kczJb></nobr></form>
      <address id=HCqsk><nobr id=rIcWv><nobr id=WiIXI></nobr></nobr></address>

      广东海际明律師事务所 H.J.M INTERNATIONAL LAW OFFICE
       
      律師風采

      专业海际明|董石榮、吴金键律師案析假借融資租賃形式的車貸型“套路貸”的認定

      作者:董石榮 吴金键  (广东海际明律師事务所)

      “套路貸”,是以民間借貸爲名,通過虛增債務、僞造銀行流水、肆意認定違約、轉單平賬、虛假訴訟等手段,非法占有他人財産的新型黑惡犯罪。

      自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開展以來,利用黑惡手段獲取巨額經濟利益的“套路貸”違法犯罪行爲遭到了全國範圍的嚴厲打擊,衆多涉黑涉惡“套路貸”團夥應聲落網。然而,假借融資租賃形式的車貸型“套路貸”卻仍然潛伏在汽車抵押貸款行業中,給國內金融市場秩序和人民群衆財産安全帶來了重大隱患。

      本文將通過筆者代理的一個案件,對假借融資租賃形式的車貸型“套路貸”的認定進行分析。

      案情概述

      2018年5月25日,亟需資金的周某經人介紹,與天津恒通XX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下稱恒通公司)簽訂了《汽車融資租賃合同》,約定將其名下的一輛價值11.8萬元的本田汽車以60000元對價出售給恒通公司,但車輛並不過戶,再由恒通公司回租給周某使用,租期24個月,每期支付租金3000元,共計72000元。同時,恒通公司還要求周某簽訂《抵押合同》,將該車輛抵押給恒通公司,並在車上安裝了GPS設備。在扣除了保證金、手續費、GPS安裝費等多項費用之後,周某最終僅到手46000元。但是,周某在連續支付了幾個月租金後,在網上發現了大量關于恒通公司偷偷開走承租人車輛並索要高額拖車費和違約金的舉報。于是,周某要求提前解除合同,卻被告知如提前解除合同,保證金等費用概不退還且需支付30%的違約金和巨額GPS拆除費。在筆者的協調下,恒通公司最終同意放棄部分“權利”,與周某解除合同。

      案件分析

      本案中,筆者認爲,周某表面上與恒通公司簽訂的是《汽車融資租賃合同》,但事實上,周某只是通過簽訂《抵押合同》的方式,將租賃物抵押給恒通公司,且無《租賃物所有權轉移證書》,租賃物的所有權並未轉移至恒通公司名下,不符合融資租賃合同的基本特點。根據最高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的規定,對名爲融資租賃合同,但實際不構成融資租賃法律關系的,人民法院應按照其實際構成的法律關系處理。因此,案涉合同不應當認定爲融資租賃合同,而應當認定爲借款合同。周某與恒通公司之間不構成融資租賃合同關系,而僅構成借款合同關系,且恒通公司的行爲已符合“套路貸”犯罪的基本特征和認定標准。

      融資租賃合同的定義與基本特點

      作爲《合同法》單列的有名合同之一,融資租賃合同的定義源于《合同法》第二百三十七條的規定:“融資租賃合同是出租人根據承租人對出賣人、租賃物的選擇,向出賣人購買租賃物,提供給承租人使用,承租人支付租金的合同”。由此可見,在融資租賃合同關系中,包含了買賣與租賃兩個互相交叉的合同關系,具有融資與融物雙重屬性的基本特點。融資租賃合同的複合性使其通常至少受到出租人、承租人和出賣人三方主體的表意影響,也使其在實踐中最易與借款合同、買賣合同相混淆,並直接導致了其在認定及裁判上的複雜性。當出現法律糾紛時,正確認定融資租賃合同與其他類型的合同從而適用不同的法律法規也一直是難點所在。

      融資租賃合同與借款合同的區分

      從基本特點來看,融資租賃合同與借款合同均具備融資屬性。因此,對于二者的區分,關鍵在于對其融物屬性的判斷。在司法審判實踐中,租賃物是否存在、租賃物的所有權是否轉移、承租人是否實際享有使用權等問題均是判斷融資租賃合同是否具備融物屬性的主要標准。而對于本案中,出租人同時也是買受人的售後回租型融資租賃合同,前述判斷標准亦同樣適用。

      例如,在柳林縣浩博煤焦有限責任公司與山西聯盛能源投資有限公司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2016)最高法民終286號】中,最高人民法院認爲:租賃物客觀存在且所有權由出賣人轉移給出租人系融資租賃合同區別于借款合同的重要特征。僅憑《租賃物所有權轉移證書》及《租賃物清單》不足以證明存在與《租賃物清單》對應的特定租賃物,也不足以證明案涉《融資租賃合同》履行過程中存在租賃物的所有權轉移,僅能證明案涉當事人之間有資金的融通,故不應認定案涉當事人之間系融資租賃合同關系,應當認定當事人之間系借款合同關系。

      假借融資租賃形式的車貸型“套路貸”的認定

      在正確區分融資租賃合同與名爲融資租賃合同實爲借款合同的基礎上,即應當進一步對假借融資租賃形式的車貸型“套路貸”作出認定,從而保障個人資金安全、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車貸型“套路貸”作爲“套路貸”犯罪的一種,在犯罪目的和行爲方式上與“套路貸”犯罪基本一致,並具體表現爲以下特點:

      1、假借融資租賃等合法形式

      面對政府部門的重拳出擊,“套路貸”犯罪多采取“換馬甲”的方式以逃脫監管。融資租賃亦因其認定及裁判上的複雜性,成爲當前車貸型“套路貸”犯罪中最爲普遍的形式,具有較高的隱秘性與欺騙性。而且,融資租賃牌照的門檻遠低于小額貸款公司,也在一定程度上減少了犯罪成本,通過融資租賃進行放貸還可以規避民間借貸司法解釋劃定的36%利率上限。更爲重要的是,即使承租人以名爲融資租賃合同實爲借款合同爲由向法院起訴,要求確認借款合同無效,但根據最高法判例,法院認爲融資租賃公司經營放貸等金融業務雖違反了商務部制定的《融資租賃企業監督管理辦法》,卻並不屬于《合同法》第五十二條合同無效的法定情形,應認定借款合同有效。這就意味著,承租人仍須履行借款合同,並在36%利率上限的範圍內承擔還款付息的法定義務。因此,假借融資租賃的合法形式,對于車貸型“套路貸”犯罪而言,可謂“一箭三雕”。

      2、以非法占有、變賣承租人的車輛或敲詐高額“拖車費”、違約金爲主要目的

      在車貸型“套路貸”犯罪中,融資租賃公司與承租人約定的租金雖遠高于正常情況下的融資租賃,但年化利率大多不會超過36%的民間借貸利率上限,以保證其形式上的合法性。事實上,車貸型“套路貸”犯罪根本不是以賺取承租人的租金爲主要目的,其犯罪目的的核心在于非法占有、變賣承租人的車輛或勒索高額“拖車費”、違約金。車貸型“套路貸”犯罪分子往往在融資租賃合同中爲承租人設置苛刻的違約條款及高額違約金,在合同履行過程中,融資租賃公司則會以各種借口肆意認定承租人違約,並通過預先安裝的GPS設備私自開走承租人車輛,進而予以非法扣押,再通過所謂的協商、談判、調解等軟暴力手段向承租人敲詐“拖車費”、違約金,如承租人不配合,就會將車輛變賣。本案中,恒通公司在《汽車融資租賃合同》中約定的“拖車費”竟高達12000元起,很多受害人也在網上舉報恒通公司,稱自己的車在逾期僅1個小時甚至並未出現逾期的情況下就被偷偷開走,隨後就收到了恒通公司的違約告知電話或短信,要求支付“拖車費”、違約金,否則,車輛及車上的私人物品均不予返還。而且,多位受害人親眼看到自己的車是被開走的,並非被拖車,卻仍需支付天價“拖車費”。

      3、車輛所有權一般不會轉移給融資租賃公司

      車輛與房産不同,每經過一次所有權轉讓,都會使其殘值大幅降低。車貸型“套路貸”大多以非法占有及變賣承租人車輛爲主要目的,因此,在采取融資租賃形式的車貸型“套路貸”犯罪中,融資租賃公司大多通過強迫承租人簽訂《抵押合同》將車輛抵押,但一般不會把車輛所有權轉移給融資租賃公司,從而確保車輛變賣時的高殘值率。正如上文所述,這也是認定是否構成融資租賃合同關系的重要標准。

      4、收取高額“砍頭息”

      收取“砍頭息”這一廣泛存在于民間借貸中的違法行爲,在車貸型“套路貸”中也十分普遍。融資租賃公司會從支付給承租人的車輛轉讓款中提前扣除手續費、服務費、利息等高額費用,俗稱“砍頭息”。“砍頭息”一般爲轉讓款即借款本金的20%-30%,而高比例“砍頭息”也成爲承租人日後負擔巨額債務的罪魁禍首之一。《合同法》第二百條規定:“借款的利息不得預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預先在本金中扣除的,應當按照實際借款數額返還借款並計算利息”。盡管如此,車貸型“套路貸”犯罪分子依然巧立名目地收取高額“砍頭息”,而亟需資金的承租人也只能任其宰割。

      5、簽訂大量空白合同

      除了通過安裝GPS設備偷車之外,簽訂空白合同也是車貸型“套路貸”犯罪分子的慣用伎倆。在簽訂《汽車融資租賃合同》時,車貸型“套路貸”犯罪分子一般會強迫承租人簽訂大量的空白合同,其中多爲擔保合同或保證合同。放款後,犯罪分子會在承租人簽名的空白合同上私自添加擔保金額及違約條款,再肆意認定承租人違約,從而形成連環陷阱,成爲敲詐承租人、實現其犯罪目的的“雙保險”。如果承租人通過司法途徑維權,犯罪分子還可以借助空白合同上添加的條款,形成有利于自己的證據鏈。在最高人民法院的相關審判實踐中,法院認爲合同一方將留有空白內容的合同交于合同相對方的,應視爲對合同內容的無限授權,合同相對方在空白部分可以填寫相應內容。合同一方在空白合同上簽字後,不能以此爲由否認合同的成立及生效。因此,簽訂了空白合同的承租人在面對車貸型“套路貸”犯罪分子的敲詐時,往往也只能“啞巴吃黃連”。

      結語

      假借融資租賃形式的車貸型“套路貸”作爲涉黑涉惡的新型高智商犯罪,在犯罪行爲方式和表現形式上具有較強的隱蔽性和迷惑性,給人民群衆的甄別、防範以及政府部門的監管、執法均帶來了較大困難。許多受害者在遭遇車貸型“套路貸”犯罪之後,投訴無路、維權無門,最終只能背負巨債,甚至家破人亡。因此,在呼籲相關政府部門加強打擊力度的同時,廣大人民群衆更應當不斷提高自身法律素養,增強對車貸型“套路貸”犯罪的甄別、防範與維權能力,面對犯罪分子的誘惑,不盲目、不沖動,面對犯罪分子的恐嚇,不怯懦、不逃避,讓我們共同拿起法律的武器,刺破車貸型“套路貸”犯罪的合法外衣,使其在正義的陽光下無所遁形!


      律師介绍

      董石榮广东海际明律師事务所 主任,专职律師 ,高级合夥人,天河区律工委委员)在建筑房地产领域、合同法领域及大型国有企业法律服務領域具有丰富的独到的经验和见解,非常善于处理疑难复杂的法律事务。

      吴金键  (  广东海际明律師事务所 专职律師) 具備證券、期貨從業資格,金融行業法務經驗豐富,辦理過若幹股權收購項目。


      歡迎掃描二維碼,關注海際明!

      广东海际明律師事务所

      地址:廣州市珠江新城金穗路3號彙美大廈2501單元

      郵政編碼:510623

      國內撥打:020-87556610

      國際撥打:(86)20-87556610

      網址:

      編輯:譚利

      审阅:胡圣根 汪俊仁


      在線法律咨詢
       值班律師
       工作時間
      周一至周五 :9:00-17:30
      周六至周日 :10:00-15:00
       聯系方式
      吳小姐:+86-20-87556610
      郵箱:webmaster@hjmlawyer.com
      收藏本所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